<acronym id="gwseg"><small id="gwseg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gwseg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gwseg"><center id="gwseg"></center></acronym><tr id="gwseg"></tr>
<rt id="gwseg"><small id="gwseg"></small></rt>
關閉
戲曲直播:有流量,更應有文化含金量
發表時間:2022-05-17來源:光明日報

  儺戲是戲曲的雛形,倡優百戲、角抵參軍、勾欄瓦肆是戲曲的搖籃,元人雜劇、明清傳奇則是戲曲的盛宴。無論是雛形、搖籃還是盛宴,戲曲始終作為一種娛樂方式而存在,并且作為當時社會所盛行的娛樂方式而深入人心。到20世紀80年代末,戲曲依然是中國老百姓最重要的娛樂方式,在中國的鄉村,看戲如過節一般隆重。戲臺上的一唱一吟、一招一式都是中國人獨有的鄉愁美學。 

  戲曲之所以長盛不衰,因其有思有想、有道有德、有血有肉、有真有美、有情有感、有悲有喜、有愛有恨、有滋有味,是一種高級的娛樂。然而,進入21世紀以來,戲曲逐漸“迷失”在各種娛樂浪潮中,盡管有關部門扶持力度不減,但戲曲仍不被大眾尤其是年輕一代所青睞。新事物的衍生也是大勢所趨。每年各個劇種涌現出不少大戲,但結果通常只有一個——叫好不叫座。 

  如今,新媒體“飛入尋常百姓家”,人們很難耐心地欣賞一場兩個小時的戲曲演出,“短平快”的娛樂方式更容易吸引人。尤其是疫情期間,戲曲演員用個人賬號發視頻、開直播,對著手機屏幕唱戲,吸引了廣泛關注,收獲了巨大流量。成名成家的戲曲角兒,可能放不下面子開直播,對這種新鮮玩意兒接受度不高。于是乎,一些年輕的、名不見經傳的甚至從未當過主演的戲曲演員,在疫情防控期間閑來無事,干脆把小小的手機屏幕當成了一方舞臺,以“直播”為職業。其中,有不少年輕戲曲人,一鳴驚人,一夜成名。 

  讓我們來做一道數學題,一個戲曲演員,舞臺黃金生涯30年,每年演出100場,每場滿座1000人,一輩子能收獲300萬人次觀眾。通過戲曲直播,一個戲曲演員可能在短短的兩三年時間,就擁有數百萬粉絲。戲曲演員在直播中嘗到了甜頭,一些戲曲院團也“集體”上陣,在會議室、在排練廳、在田間地頭、在風景名勝區直播,花樣繁多,異彩紛呈。原因無非兩點,一是戲曲的魅力無窮,永不過時;二是傳播手段至關重要。戲曲直播所產生的流量,讓戲曲演員有了存在價值,更增加了文化自信。此類市場探索,讓古老的戲曲藝術,有出路,有盼頭,有造血功能。 

  網絡直播,說到底就是一種手段,一方平臺,一個渠道。從露天演出,到勾欄瓦舍,再到現代化劇場,戲曲本來就是與時俱進的藝術。況且,戲曲如今已然處于大眾娛樂的邊緣,能通過直播收獲更多受眾,展現戲曲之美、之魅,這本身不就是一種成功嗎? 

  對此現象,也有人頗有微詞,認為戲曲演員對著鏡頭又唱又舞,一味迎合觀眾、娛樂至上,過度曝光和商業化,從而失去了藝術家的尊嚴。殊不知,戲曲之危機也不是一兩天了,對于大部分的戲曲院團而言,創排新戲乃至巡回演出,基本是靠財政補助,罕有“市場”。如果還擔心過度商業化而拒絕一個上佳的宣傳手段,實在是因小失大。戲曲要遵循傳統,但不能固步自封??萍紝κ澜绲南韽牟婚g斷,前幾年我們講“互聯網+”,現在講直播,未來還有其他。戲曲傳播載體的網絡化、多元化是大勢所趨,沒有直播,也會有其他傳播手段,我們身在其中,要抓住機遇、著眼當下。也有人認為,戲曲直播是疫情沖擊之下的權宜之計,我以為言重了。當今戲曲“叫好不叫座”的窘境,必將促使戲曲人更新觀念,夾縫中求生機。疫情,只是一個催化劑,加速了戲曲傳播手段的嬗變和傳播方式的豐富。戲曲直播現象的最實際的好處,至少讓戲曲還有人關注,還有人欣賞。更為可喜的是,關注和欣賞者中,不乏眾多年輕面孔。 

  戲曲,如果只是躺在“財政扶持”的溫室里,遲早有一天要走進博物館。戲曲,有人看才能活下去。一出戲,從籌備,到排練,到演出,每一步都需要消耗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。明珠蒙塵難放亮,酒香也怕巷子深。如何吸引更多人來看戲,讓更多人愛看戲,已經成為現在戲曲傳承的重中之重。 

  任何一種藝術想要發展,都必須走出書齋,走向社會,直播只是其中一個手段而已。這些年,戲曲一直在謀求“破圈”。京劇裘派傳人裘繼戎的《驚·鴻》在B站跨年夜晚會驚艷了許許多多年輕人,甚至成為這臺綜藝晚會的節目“天花板”;去年的粵劇電影《白蛇傳·情》,又讓大江南北的無數年輕人迷上了粵劇。竊以為,這不只是破圈,而是對戲曲生態的一種良性修復,一種積極自愈,是一種“破繭重生”。試想,一個年輕的戲曲人,歷經“臺下十年功”,唱念做打,手眼身法,十年如一日,其背后之艱辛和堅持,是常人無法想象的。突然有一天,這些年輕戲曲人,在網絡直播、電影、晚會等一個個特別的“舞臺”上,收獲了無數粉絲的贊譽,怎不令人喜不自勝? 

  可以喜不自勝,但不能沾沾自喜。戲曲直播只是個手段,是戲曲回歸市場路徑的創新。創新是為了守正,守正才能創新,這是一種辯證法。一個年輕戲曲人,通過直播收獲流量,這是可喜現象;收獲了不菲的打賞,這也無可厚非。戲曲是有價的,網絡平臺的戲曲大戲播放,如影視劇一樣合理收費,也是名正言順的。但戲曲演員倘若丟掉了線下舞臺,沉湎于手機屏幕,甚至“吆喝求賞錢”,那就成了乞兒行徑。一朝躥紅,身價倍增,飄飄然而忘乎所以,很快就遭唾棄,梨園界亦有不少慘痛先例。 

  通過直播走紅的戲曲人,切記三個“正”。一者,正本清源。進一步提高技藝,強基固本,須知路漫漫其修遠,更應上下求索;二者,正心誠意。不應有了知名度,只想著帶貨賺錢,被錢牽著鼻子走。要始終牢記振興戲曲的使命;三者,正當其時。老老實實回到排練場,創造經典形象,打磨經典唱段,把線上粉絲吸引到線下劇場,再將新創內容傳播到線上,形成良性循環。畢竟,戲曲是唱念做打的藝術,不能只有手機屏幕上的一個個老唱段。中國戲曲的薪火延綿,是因為有《竇娥冤》《西廂記》《牡丹亭》《長生殿》等一個個經典劇目,世代流傳。戲曲直播的網紅,若在流量中注入更多的文化含金量,虎丘昆曲大會的佳話,萬人空巷看梅郎的盛況,必將伴隨著中國戲曲的真正繁榮而重現。(作者:余青峰,系劇作家、國家一級編?。?/p>

責任編輯:劉 鯤鵬
【糾錯】
  1. 字號加大
  2. 字號減小
  3. 打印
中國精神文明網網站©版權所有
精品熟女av最新版app下载,日本av优选精品,日本乱人伦av动漫精品,无码av动漫精品专区,日本av骚气精品,美女精品av安心,av老司机亚洲精品,avenues凉鞋精品男包价格,人妖av精品无删减,亚洲av永久无码精品,国产精品av午夜福利无删减,国产av导航大全精品无删减